索引号:  330282101/2015-00859
信息类别:  农村工作 审核程序:  单位审核公开
公开方式:  主动公开 文件编号:  
成文日期:  2015-09-07 公开时限:  长期公开
内容概述:  
30余年为国防,看今朝,钢铁洪流激忠肠——听丁永泉少将讲述天安门观礼

  93日的天安门广场上,红旗招展、三军浩荡,铁甲生辉、鹰击长空,70年前那场血战,在亿万人民心中再次激起共鸣。三北作为浙东抗日的主战场也涌现了无数引以为傲的人物,曾任国防科工委江阴基地政委的丁永泉少将作为新四军代表之一受邀前往阅兵现场观礼。95日上午,记者同他连线,聆听他畅谈观礼感受,回忆历史岁月。

  “这是我最高的荣耀”

  讲起阅兵典礼,电话那头的丁永泉少将按耐不住激动的心情,“啊呀,我从来没有想到,在70多年以后还能到检阅台上观看阅兵,晚上在人民大会堂同中央领导人一起观看演出。”

  今年87岁的丁永泉(原名朱贻瑾)是慈溪龙山人,他于19451月上四明山参加新四军浙东纵队三五支队,任三旅教导团文化教员,曾参加过孟良崮、豫东、淮海及渡江等重大战役。解放后任志愿军政治指导员,1958年从朝鲜回国后调国防科委工作,投入国防事业30余年,曾参与我国“两弹一星”的伟大工程,并被两次授予集体一等功。

  据丁老介绍,现场新四军代表共6、7人,他作为其中一员受邀到天安门观礼台参加纪念大会和阅兵典礼,“我坐在天安门观礼台西一第十排,坐在身边的都是老同志和知名人士,大家都很激动,第一个来的方队是老兵方队,他们中最大的是102岁的老军人,我们起来给他们鼓掌、敬礼,身边有的老同志都留下了眼泪” 。丁老告诉记者,从大阅兵和在会场上他感受到全国人民的精神状态大大变样了,天安门上群众对军人的热爱,特别军队坚忍不拔忠于党的指挥的精神让他备受鼓舞。

  当装备方队接受检阅之时,更让丁老振奋了精神与信心,“阅兵是钢铁的洪流,而且是我们自己研制的先进武器,非常全面配套,任何国家都不能小看我们。”

  晚上在人民大会堂,包括丁永泉在内的70名抗战老兵和代表现场接受少年儿童鲜花。据丁老回忆,进入大会堂会场时,在场一万人全体起立,长时期的鼓掌欢迎,这份热情与尊敬让他毕生难忘,“当时我就坐在习近平总书记正前方的第三排观看纪念演出,这是党和国家对我们老同志空前的尊重与热爱,是我最高的荣耀。”

  “今非昔比,国强民安”

  “以前是小米加步枪,如今,你看那12辆99式新坦克迎面开来,真是厉害啊,它的坚固性、防弹性、信息性等都是世界前列。”丁老语调昂扬,即使在电话中,我们依然可以感受到他眼里闪烁着光芒。”

  回忆起当年的参军生涯,丁老感慨:“那时真的苦,我加入部队后的第一支步枪是四明山地主家里挖出来的,都生锈了,用砖头把它磨掉,再抹上菜籽油,勉强能用,那时完全靠血肉跟敌人拼。”

  丁永泉的父亲是爱国人士朱祖燮。受父亲的影响,他于1943年参加了地下活动,送情报送给三五支队,并在敌人据点龙山所内贴标语,发传单,并以小学教员的身份向凤湖中学学生宣传抗日。194512日他到四明山梁弄正式参军。19459月日本投降后,浙东北撤,他跟着谭启龙一起从观海卫渡海一直到苏北。在解放战争时期,他加入了新四军一纵队,先后参加了鲁南战役、孟良崮战役、淮海、一直到渡江战役解放上海。19518月,朝鲜战争爆发,丁永泉于10月份参加抗美援朝,直到19586月停战才归来。

  在他的军履生涯中,最艰苦、残酷的是那场孟良崮战役。“那时我们在孟良崮打阻击战,光背着武器、弹药,一个水壶,米袋子都不要了,下的命令就是,你没有死就得跟着跑,跑30多公里,跑得心脏都快跳出来了,终于把敌人堵住了,边上死的人一堆一堆。”

  淮海战役让丁永泉感受到民工“最后一口粮要送军粮”的热切关怀。那时,他带着1000多名员工送粮食到前方,民工自己吃的煎饼,是用没有去壳的小米、米糠和红树藤子、红薯粉,小车上的面粉他们一点都不动,“现在回想起来都会流眼泪,山东老百姓对解放军特别关心,前几年到徐州看淮海战役展览馆,看到一双破旧的农民工的鞋子,那时的民工就是穿着破旧的鞋,推着小车子和我们一起上前线。”丁老语带哽咽。

  “从战场到大漠再到海洋实现中国梦”

  “我的一生最主要的时间和精力都花在国防尖端事业上面,就从火箭发射、卫星发射,一直到核武器两弹建设,这些试验都参加了。”

  1958年回国以后,丁永泉被调到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基地,由于尖端武器的巨大破坏力和出于保密的需要,研制和试验的人只能远离城镇没有生命的地方去从事自己的事业,“酒泉卫星导弹发射基地就建在大戈壁滩上。”据丁老回忆,当时周围四五百公里荒无人烟,白天沙漠里烫的可以烤熟鸡蛋,晚上就得盖着皮袄睡觉,“从事导弹核武器的发射试验相当危险,注入的燃料和氧化剂,具有极强毒性,稍有泄漏和污染都可置人死地,当时两弹结合要发射的时候,作为政治委员我在现场给操作人员作思想政治工作,让他们放心干,在发射前半个小时才离开。”

  导弹技术飞速进步后,丁永泉又主动请缨,从戈壁滩前往更加艰苦、更加边远的西域某测量站,参与东方红卫星的发射监测任务。他依然记得当年《东方红》乐曲响遍宇宙传入机房时热泪盈眶,欢喜跳跃的场景。“遨游五大洲上空的中国卫星让中国人民扬眉吐气,帝国主义再也不敢小看我们了。”之后,他所在的测量台站完成任务出色,经中央军委批准荣立集体一等功。

  而后,不懂航海、严重晕船的丁永泉又为航天事业勇敢接受大海风浪的挑战。参与到著名的“远望号”测量船远征任务当中。他曾多次随“远望号”去太平洋执行任务,据丁老回忆,“远望号”上布满巨大的天线和几十台(套)电子设备,每次出航都载着几百名科学家和工程技术人员,是一座名副其实的海上科学城。

  两艘远望号测量船在1987年中修技术改造后以崭新面貌,四次远征南太平洋和台湾海峡,于1989年被中央军委授予集体一等功。“这是邓小平同志辞去军委主席职务前最后一次亲自签署的命令,足见他对科技强军的重视和期望。”丁老语中流露出自豪。

  如今的丁老住在北京总参干休所,和子女生活安康。“每次人家给我过生日的时候,我就说,我们年轻时的梦想基本是实现了,这个梦想就是中国人不被人家欺负,在世界上有地位。”

  他告诉记者,得知前往天安门观礼的消息时,他第一时间想到的是他的故乡——慈溪龙山。“当时的龙山抗日氛围浓厚,这促使我走上革命之路。”而他的母校凤湖中学,至今还保留着一段他赠与的从第一级火箭脱落残骸上的铝合金导管。同时,他也寄希望于家乡人民,在时代新篇章下,再创辉煌。

 

  93日的天安门广场上,红旗招展、三军浩荡,铁甲生辉、鹰击长空,70年前那场血战,在亿万人民心中再次激起共鸣。三北作为浙东抗日的主战场也涌现了无数引以为傲的人物,曾任国防科工委江阴基地政委的丁永泉少将作为新四军代表之一受邀前往阅兵现场观礼。95日上午,记者同他连线,聆听他畅谈观礼感受,回忆历史岁月。

  “这是我最高的荣耀”

  讲起阅兵典礼,电话那头的丁永泉少将按耐不住激动的心情,“啊呀,我从来没有想到,在70多年以后还能到检阅台上观看阅兵,晚上在人民大会堂同中央领导人一起观看演出。”

  今年87岁的丁永泉(原名朱贻瑾)是慈溪龙山人,他于19451月上四明山参加新四军浙东纵队三五支队,任三旅教导团文化教员,曾参加过孟良崮、豫东、淮海及渡江等重大战役。解放后任志愿军政治指导员,1958年从朝鲜回国后调国防科委工作,投入国防事业30余年,曾参与我国“两弹一星”的伟大工程,并被两次授予集体一等功。

  据丁老介绍,现场新四军代表共6、7人,他作为其中一员受邀到天安门观礼台参加纪念大会和阅兵典礼,“我坐在天安门观礼台西一第十排,坐在身边的都是老同志和知名人士,大家都很激动,第一个来的方队是老兵方队,他们中最大的是102岁的老军人,我们起来给他们鼓掌、敬礼,身边有的老同志都留下了眼泪” 。丁老告诉记者,从大阅兵和在会场上他感受到全国人民的精神状态大大变样了,天安门上群众对军人的热爱,特别军队坚忍不拔忠于党的指挥的精神让他备受鼓舞。

  当装备方队接受检阅之时,更让丁老振奋了精神与信心,“阅兵是钢铁的洪流,而且是我们自己研制的先进武器,非常全面配套,任何国家都不能小看我们。”

  晚上在人民大会堂,包括丁永泉在内的70名抗战老兵和代表现场接受少年儿童鲜花。据丁老回忆,进入大会堂会场时,在场一万人全体起立,长时期的鼓掌欢迎,这份热情与尊敬让他毕生难忘,“当时我就坐在习近平总书记正前方的第三排观看纪念演出,这是党和国家对我们老同志空前的尊重与热爱,是我最高的荣耀。”

  “今非昔比,国强民安”

  “以前是小米加步枪,如今,你看那12辆99式新坦克迎面开来,真是厉害啊,它的坚固性、防弹性、信息性等都是世界前列。”丁老语调昂扬,即使在电话中,我们依然可以感受到他眼里闪烁着光芒。”

  回忆起当年的参军生涯,丁老感慨:“那时真的苦,我加入部队后的第一支步枪是四明山地主家里挖出来的,都生锈了,用砖头把它磨掉,再抹上菜籽油,勉强能用,那时完全靠血肉跟敌人拼。”

  丁永泉的父亲是爱国人士朱祖燮。受父亲的影响,他于1943年参加了地下活动,送情报送给三五支队,并在敌人据点龙山所内贴标语,发传单,并以小学教员的身份向凤湖中学学生宣传抗日。194512日他到四明山梁弄正式参军。19459月日本投降后,浙东北撤,他跟着谭启龙一起从观海卫渡海一直到苏北。在解放战争时期,他加入了新四军一纵队,先后参加了鲁南战役、孟良崮战役、淮海、一直到渡江战役解放上海。19518月,朝鲜战争爆发,丁永泉于10月份参加抗美援朝,直到19586月停战才归来。

  在他的军履生涯中,最艰苦、残酷的是那场孟良崮战役。“那时我们在孟良崮打阻击战,光背着武器、弹药,一个水壶,米袋子都不要了,下的命令就是,你没有死就得跟着跑,跑30多公里,跑得心脏都快跳出来了,终于把敌人堵住了,边上死的人一堆一堆。”

  淮海战役让丁永泉感受到民工“最后一口粮要送军粮”的热切关怀。那时,他带着1000多名员工送粮食到前方,民工自己吃的煎饼,是用没有去壳的小米、米糠和红树藤子、红薯粉,小车上的面粉他们一点都不动,“现在回想起来都会流眼泪,山东老百姓对解放军特别关心,前几年到徐州看淮海战役展览馆,看到一双破旧的农民工的鞋子,那时的民工就是穿着破旧的鞋,推着小车子和我们一起上前线。”丁老语带哽咽。

  “从战场到大漠再到海洋实现中国梦”

  “我的一生最主要的时间和精力都花在国防尖端事业上面,就从火箭发射、卫星发射,一直到核武器两弹建设,这些试验都参加了。”

  1958年回国以后,丁永泉被调到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基地,由于尖端武器的巨大破坏力和出于保密的需要,研制和试验的人只能远离城镇没有生命的地方去从事自己的事业,“酒泉卫星导弹发射基地就建在大戈壁滩上。”据丁老回忆,当时周围四五百公里荒无人烟,白天沙漠里烫的可以烤熟鸡蛋,晚上就得盖着皮袄睡觉,“从事导弹核武器的发射试验相当危险,注入的燃料和氧化剂,具有极强毒性,稍有泄漏和污染都可置人死地,当时两弹结合要发射的时候,作为政治委员我在现场给操作人员作思想政治工作,让他们放心干,在发射前半个小时才离开。”

  导弹技术飞速进步后,丁永泉又主动请缨,从戈壁滩前往更加艰苦、更加边远的西域某测量站,参与东方红卫星的发射监测任务。他依然记得当年《东方红》乐曲响遍宇宙传入机房时热泪盈眶,欢喜跳跃的场景。“遨游五大洲上空的中国卫星让中国人民扬眉吐气,帝国主义再也不敢小看我们了。”之后,他所在的测量台站完成任务出色,经中央军委批准荣立集体一等功。

  而后,不懂航海、严重晕船的丁永泉又为航天事业勇敢接受大海风浪的挑战。参与到著名的“远望号”测量船远征任务当中。他曾多次随“远望号”去太平洋执行任务,据丁老回忆,“远望号”上布满巨大的天线和几十台(套)电子设备,每次出航都载着几百名科学家和工程技术人员,是一座名副其实的海上科学城。

  两艘远望号测量船在1987年中修技术改造后以崭新面貌,四次远征南太平洋和台湾海峡,于1989年被中央军委授予集体一等功。“这是邓小平同志辞去军委主席职务前最后一次亲自签署的命令,足见他对科技强军的重视和期望。”丁老语中流露出自豪。

  如今的丁老住在北京总参干休所,和子女生活安康。“每次人家给我过生日的时候,我就说,我们年轻时的梦想基本是实现了,这个梦想就是中国人不被人家欺负,在世界上有地位。”

  他告诉记者,得知前往天安门观礼的消息时,他第一时间想到的是他的故乡——慈溪龙山。“当时的龙山抗日氛围浓厚,这促使我走上革命之路。”而他的母校凤湖中学,至今还保留着一段他赠与的从第一级火箭脱落残骸上的铝合金导管。同时,他也寄希望于家乡人民,在时代新篇章下,再创辉煌。

 


】【打印】【关闭】【顶部】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